文件位置:首页 新闻中心 -> 综合要闻
消失的是麦垛,永不褪色的是关于故土的乡愁记忆!
发布时间:2018-7-9 10:11:48     作者:lygngbzyc      信息来源:东海县白塔埠镇人民政府    点击:51

  三夏大忙一结束,农家的房前屋后,会出现一个个精致的麦垛,高低不同,长圆各异。
  麦草对农家来说,用途多多,简直算得上生活必需品:揣枕头、当柴火、做饲料、铺床垫、苫房子……因此,将麦草归堆垛起来,以备长久日常之需,几乎是每户农家的必修课。
  堆麦垛的活往往由经验丰富的老农来担当,毛手来做的话不是弄得东倒西歪,甚至中途坍塌,就是经不住雨水侵蚀,早早从垛顶烂到垛心,白费了一季辛苦。
  堆麦垛与打麦子几乎是同时进行的,那边机器轰鸣,麦粒从出口沙沙流出,这边的麦草便也随之源源不断。负责堆麦垛的垛手必须提前选好麦垛的落脚点,再根据麦草产量的多少确定麦垛的大致占地面积、高度。麦草少摊子铺大了,或者麦草多而占地太少,最后堆成的麦垛一准会不伦不类,成为左邻右舍的笑话。
  有一种叫“弓网”的简易工具,是专门用于被脱粒后的秸秆人工短途运输的。当第一弓网麦草被拖拉而至,垛手便开始忙碌起来,一把钗股被磨得发亮的草钗,便是垛手仅有的武器。面对连绵涌来的麦秸,只见垛手并不慌乱,随着草钗在他手中随心所欲地左挑右拢,一网网麦草便按照事先谋划好的蓝图,灵活而整齐有序地各就各位。麦垛在缓缓升高,到了一定高度,垛下拉弓网的助手就摇身变成“二传手”,他需将麦草用草钗钗起,传递给居高临下的垛手,再由垛手用草钗心领神会地接过去,稳稳地安置到理想的位置。垛手会在尚处雏形的麦垛上来回走动,一方面是为了不时地观察、统览全局,对眼前的形势了如指掌,另一方面是为了将松散的麦草踩压得结实一些,稳打稳扎。经过脱粒的麦秸表面光滑,因此摆放必须一层压一层,一圈套一圈,次第分明,增加麦草间的摩擦,否则很容易导致“滑坡”。记得高中时有次放忙假,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堆麦垛,一米多高的时候,站在垛上的我忽觉脚下不稳,赶紧用草钗试图撑住,却事与愿违,草钗成了撑船的篙,脚下的一大块麦草往下越移越快,最后我乘着麦草一头栽进了旁边的青草丛里。父亲赶紧请来高人魏大爷出手救急,总算挽回了残局。
  打麦场那边的麦子所剩不多,垛手便要考虑收垛的事。收垛,就是将垛子自下而上、由大到小地逐步收缩,直到封顶。收垛的时机,全凭垛手的经验来定。早了,会有多余的麦草无处安置;晚了,会堆成无顶的垛,不成垛。垛顶一般都用“帽头”做封。“帽头”就是麦穗经脱粒过后留下的细碎麦穰,它就地取材,防水、耐晒、不易霉烂,确是封垛顶的好材料,将它均匀地在垛顶铺上一层,再用木板拍打严实,收垛就结束啦。
  这时打麦场那边已响起了打扫战场的声音,可垛手的工作还没完,他要进入最后一道工序——手持草钗,钗面往下,钗尖与垛身垂直,围着麦垛,自上而上,将裸露、附着在垛子表面的零散麦秸,转圈儿往下刷扫、击打,一下,一下,直到将整个麦垛的“臃肿”和“拖沓”去除,变得清爽利落。
  最理想的麦垛,端庄、对称、结实,不渗不漏,换不同角度看,都是或浑圆、或笔直,十分有型。这样的麦垛,历经两三年也能保持麦秸色泽鲜亮,富有韧性,仍可用于烧火做饭,铡碎喂牛,房屋苫草,还可垫在床铺的席下,增软增暖。从这样的垛上往下扯草有些棘手,起先会很容易扯拽,可越往里越拽不动,象被吸住了一样,有时费劲气力抓住一大把麦草用力一扯,落在手里的却只有几根,等扯够了草,会拽得两手生疼。在队里的社场上,你会很容易看到中间被扯去一半甚至更多的麦垛,因为中间掏空,上面的麦草便象檐一样,在下面覆盖出一个空间,有的大到可容纳几个人。整个麦垛看似摇摇欲坠,其实却很牢靠,避雨、藏人都完全没有问题,我和小伙伴们许多好玩的游戏就是在这里完成的。
  时至今日,麦收还有,麦垛不再。一是作为居家柴火,麦草早被电和气取代;二是铁牛替代了耕牛,麦草的饲料功能自然消失;三是楼房别墅成为农家住宅的首选,麦草的苫屋功能黯然丧尽。麦草的去处除传统的粉碎还田作有机肥料、造纸外,还有高技术含量的汽化、发电、造乙醇、做建材等新路子。
  消失的是麦垛,永不褪色的是关于故土的乡愁记忆。
 
东海县白塔埠镇人民政府  徐黾 13675282800
∝相关新闻